木方TAO

腐。立志写有车的脆皮鸭文学。

期末闭关,番外可能得等等了,希望我能活着回来😭😭😭😭

平行世界

作者有话说:真人向,ooc,请勿上升真人
一如既往的渣文笔,哈哈哈
久等啦(懒癌晚期……)
谢谢大家观看(鞠躬)
——————————ooc分界线——————————
Part.10
      2019年2月,越界2正式开拍。

      二月还属于台湾的冬季,可季风性气候也并没有带来多少冷意,丝丝的凉风反而透着一股清爽,也算得上是在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开机。

        似乎是感受到了history2的无限商机,choco TV在这次的续集中大下血本。不仅把每集加长到30分钟,还把集数也乘了双倍,整整16集,足够让越界的粉丝大饱眼福。加长每集的时常和双倍的集数,使再婚兄弟cp终于能成为另一个真正的主线,以一个完整的故事形态,呈现在观众眼前。这不仅让粉丝们非常激动,也让施柏宇尤其地兴奋。

        毕竟,他和自家恋人都实在是太忙了。一个忙着学业,一个忙着工作,2018年,热恋中两人总是能强烈地感受到什么叫做小别胜新婚,而正因为这样,两人也更加确定,对方是自己等了很久,想要携手走过一生的人。

        话虽如此,但频繁的离别还是让施柏宇这个年下小奶狗十分地不满,如今终于有机会再和恋人合作拍感情戏,拿着公费谈恋爱真是十分地让他满意。更别提,文武兄弟的第一场对手戏,就是拍振文的春梦。
   
      杨孟霖作为一个有些安静害羞的人,在床事上也是略显被动的,而越界中的王振文却是一个名副其实,热情主动的哥控。所以,在振文的梦境中,主动的一方当然不可能是木讷的振武,即使,振武才是那个top.

         施柏宇拿到剧本后磨拳擦掌地表示,孟霖主动,很好,我很满意,请问最多可以NG多少次?

        作为一名敬业的演员,施柏宇还试图拿着香艳无比的床戏去找孟霖,美其名曰,对戏。第一次信以为真的孟霖在吃了巨大的亏后,终于狠心把这头上了床就变身小狼狗的色狼拒之门外,任由他在外面装可怜。

       话不多说,剧组的每一分钟都不容有失。作为演技担当和在这一幕中做主导的振文,宓导略带羞涩的开始给杨孟霖和施柏宇讲戏:“孟霖,你们是情侣,亲热的我就不多讲了。但是感情,作为振文,你一定要表现出对你哥哥热烈的渴望,在梦中一切都是随心肆意的。相比起国中时期的懵懂,到了高中你对哥哥的感情更浓烈,渴望更具体,更深,但要拍得热情却不色情。”

       宓导说完,脸有些红,但还是转身跟一旁的施柏宇讲戏:“柏宇,这场呢,你在刚开始的时候,一定不要做太多回应,振武作为一个十分木讷的人,他对这种超出正常的渴望是有紧张的,但在振文的梦境里,他也期待着振武给予他回应,所以在半段,你要开始掌握主动权。”

        施柏宇瞄了一眼正在仔细琢磨剧本杨孟霖,对宓导点点头:“知道了宓导,我会努力的。”

         按照惯例,宓导还是给两人播放了一首迎合剧本里情景的歌,施柏宇和杨孟霖听着歌,心跳渐渐开始加速。

        各部门开始就位。

        宓导拿着对讲机,开始下指令:“越界第八集,文武第一次,action.”

        杨孟霖迅速进入角色,走上前去,抚摸着施柏宇的脸,然后吻下去。

        扮演着振武的施柏宇惊讶地张开嘴,看着弟弟,而杨孟霖也顺势将舌头伸进哥哥的嘴里。

        杨孟霖引导着施柏宇,两人唇齿交缠,本应继续呆滞的却施柏宇忍不住开始回应。

       “cut柏宇,你回应早了,这才开始。”宓导看着不对,及时喊了cut

     不知是因为被训斥的还是因为刚刚的情动,施柏宇脸有些红:“对不起,宓导。”

    “调整一下,开始第二cut”

    “越界2第八集,文武兄弟第二cut,action。”

     杨孟霖再次附身亲吻施柏宇,施柏宇有些着迷地望着杨孟霖,就是这双眼睛,好似星辰坠落时撒下的余辉,进入这双眼眸,让它如此明亮深情。

        杨孟霖开始脱着施柏宇的衣服,而施柏宇却是有些失神地望着杨孟霖,如果是我,一定不会让这眼睛的主人等太久……

       眼看施柏宇晃神,杨孟霖不动声色地掐了一把施柏宇。回过神的施柏宇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开始按照宓导的要求,演自己最熟悉的主动部分。

       “cut很好,大家辛苦了,今天就收工吧。”拍完戏的宓导有些脸红,赶紧叫了收工走人,而片场的工作人员也面红心跳,急急忙忙收拾跑掉,只留下了两个处于激情中心的恋人。

        “施柏宇,你好点没?”杨孟霖有些脸红,处在身下的他自然能清晰地感受到施柏宇身体起的变化,就连他自己,也受了不少影响。

       施柏宇蹭了蹭杨孟霖的脸颊,开始撒娇: “孟霖,我想……”

       一下子就知道施柏宇想干嘛的杨孟霖瞬间脸红,翻身拒绝:“还在别人家呢,想都别想,给我起来。”

      “哦,好嘛。”带着些委屈的施柏宇嘟着嘴起身去了卫生间。

      坐在床上的杨孟霖也渐渐冷静下来。

      收拾好的施柏宇也从卫生间里出来,凑到杨孟霖面前,两人一同走向停车场。

       “孟霖。”
       “嗯。”
       “孟霖。”
       “嗯?”
       “孟霖。”
       “……”
       “孟霖。”
       “……”
       “孟霖。”

       杨孟霖停下脚步,无奈地看着施柏宇:“有病哦,干嘛一直叫我。”

       施柏宇咬了咬下唇,有些紧张:“拍戏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是王振武,一定不会让你等那么久。”

       听着施柏宇的话,杨孟霖有些摸不着头脑:“所以?”

       “所以孟霖,等5月24日我们就结婚吧。”

        这是一句求婚的话,杨孟霖皱起眉头,神情严肃,看着施柏宇,久久没有回答。

       “不行,太早了。”杨孟霖摇摇头。失望的神色在施柏宇的脸上不加掩饰地漫延。

      “等你毕业吧,毕业我就向你求婚。”杨孟霖话锋一转,勾起一抹笑容,撇了一眼失落的施柏宇,转身走向自己的车。

     “我毕业,那不就在六月份吗。”施柏宇呆呆地算着数,然后嘴角开始大幅度上扬。

    “孟霖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延业的!!!!”

     “最好是啦。”

————————————END——————————
#终于完结啦啦啦啦#又是记流水账的一天#应该会有一个番外#大家有想看的梗吗#下一个脑洞见#其实想写宇霖的校园文#或者灵魂摆渡的那种梗#有人看吗#可能会尝试一下平行世界的论坛体#谢谢大家的观看和支持#再次鞠躬#谢谢大家等我更文#我真的很懒#哈哈哈#爱你们#希望有越界2#请床戏拍个一百集#蒸煮真的好甜#脑洞废#我们怕是最差的一届粉丝了#
      
      
       
       
        
     
     
     
       

平行世界

作者有话说:真人向,ooc,请勿上升真人
一如既往的渣文笔,哈哈哈
久等啦(懒癌晚期……)
谢谢大家观看(鞠躬)
—————————————ooc分界线——————————
Part.9
    这是一场热闹却不失尴尬的早饭。当然,这样的局面,觉得尴尬的只有刚刚晋升为这家准儿媳(婿?)的杨孟霖。
    坐在一旁,被亲妈实力忽视的施柏宇显然,陷入了一种,自己究竟应不应该吃老婆的醋的无限纠结中,因而整段时间表情复杂,沉默不语。剩下或许是杨孟霖亲妈妈的施妈妈开心地与自家儿媳妇亲切地交谈。
     “孟霖,听柏宇说你现在和亲家公住在一起?不知道亲家公什么时候有空,咱们两家人可以一起出来吃个饭,你们年纪也不小了,也可以商量商量婚事了。”施妈妈一边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边温柔地用公筷夹了一块点心放进孟霖的碗里。
      正在安静吃点心的杨孟霖被突如其来的'亲家公'呛得满脸通红,连一旁还在冥想的施柏宇都被吓到,赶紧给杨孟霖递了一杯牛奶。
     “妈。” 到底是心疼恋人,施柏宇暗示性对着施妈妈喊了一声示意,别闹我媳妇了,才拐到手,别给吓跑了。
     作为母子的心灵感应也不容小觑,得到暗示的施妈妈笑得一脸端庄,给杨孟霖盛了一碗粥:“快喝点粥,孟霖,是伯母有点心急了,别放在心上啊。”
     终于缓过来的杨孟霖接过施妈妈的粥:“没,没事,我只是……”杨孟霖有些不知所措。
    施妈妈安抚性地拍了拍杨孟霖,笑着说:“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去医院了,柏宇,记得好好照顾孟霖啊。”
    说完施妈妈起身,把空间留给两位年轻了。
    等施妈妈出了门,杨孟霖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很紧张地看向施柏宇:“柏宇,我是不是表现的很糟糕,怎么办啊,第一次和你母亲吃早饭……”
    看着坐立不安的杨孟霖,施柏宇觉得有些好笑,但还是求生欲极强地出声安慰:“别紧张,没看出来,我妈特别喜欢你吗,一早上都没理我,我都觉得你才是她亲儿子呢。”
    杨孟霖却还是有些担心,因为自己在没有演戏时真的是太不会说话了,一紧张更是如此。
    施柏宇拉过杨孟霖,在孟霖的额头上轻轻留下一吻:“好了啦,吃饱没,我们去见宓导。”
    说起见宓导,杨孟霖的注意力终于被转移了,渐渐也就冷静下来,有些绝望地说:“怎么办,吃的太多了,好撑。”
     施柏宇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杨孟霖,你真的很白目耶,你到底是怎么长这么大的,笑死了。”
     恼羞成怒的杨孟霖给了施柏宇一掌,站起身,推开笑倒在自己身上的施柏宇:“走了啦。”
     有些晕车的杨孟霖在下车后再一次感受到晕眩感,被身旁的施柏宇一把拉住,牵着走进了饭店。
    “喂,柏宇,你这样牵着我进去,不太好吧。”被牵住的杨孟霖挣了一下,发现没有挣开。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可以暂时不公布恋情,难道在朋友面前,你都愿意给我一个名分嘛。”施柏宇停下脚步,撇着嘴看着杨孟霖。
     杨孟霖只觉得心一下被击中,撒娇的恋人实在是太可爱了,网上传的小奶狗什么的真的没有说错:“好啦好啦,行啦。”
     得到许诺的施柏宇一下子咧开嘴,露出节目里粉丝常说的的傻笑。
     两个人就这样甜甜蜜蜜地牵着手走进饭店的包间,打开门,发现剧组已经来了不少人,施柏宇拉着杨孟霖进房间,本以为会被同剧组的好兄弟们调侃,却发现好像没有人在意,或者说,好像大家都习以为常。
    过了一会儿,宓导到了,大家也就就坐,一大帮好兄弟们到处敬酒劝酒,自然,施柏宇还是一如既往地替孟霖档下所有的酒,但奇怪的是,这次大家都没有起哄,而是觉得理所应当。
        手机还在充电的施柏宇:这种公开后携家眷聚会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至今都没有拿到手机的杨孟霖: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酒足饭饱,一堆青春逼人的年轻人们坐在座位上谈天说地,宓导出声:“大家都知道要拍越界2了吧。”
     施柏宇:???
     杨孟霖:???!!!
     饭桌上一下子都安静下来,然后点头。
     “我还是希望呢,是原班人马来演。这也是赞助商和粉丝们所期待的。今天呢,我就是想趁着聚会和大家确定一下时间,一个一个和你们经纪人问太麻烦了。”宓导说完,看向施柏宇和杨孟霖:“柏宇孟霖,昨天你们一直都没上线,都没办法问你们档期的事。”
       “哎呀,人家小情侣甜甜蜜蜜,哪看得到消息啦。”同位曾经的单身狗,谢毅宏出言调笑。
      谢毅宏一出口,剧组众人好像一下子打开了话匣,纷纷出口调侃。
      搞事担当的许少渝自然少不了戏,立刻接力跟上队长的步伐:“没想到我们剧组还有红娘体质哦。”
      施柏宇与杨孟霖对视一眼,心里突然有了那么点13数。
      难道是……文武……
      施柏宇把正在充电的手机拿出来,开机,一下子就看到line群里99+的聊天记录,自然,也就看到了流传整个群的互喂图以及清晰无码的吻痕图。
     杨孟霖凑前看到施柏宇的手机内容,瞬间明白了。
     呵呵。就知道这兄弟俩靠不住。
——————————————TBC———————————
#还是没有完结#又是记流水账的一天#蒸煮好甜#甜不过蒸煮#认输#😭😭😭##短小且没梗#
    

    
     

平行世界

作者有话说:真人向,ooc,请勿上升真人
一如既往的渣文笔,哈哈哈
久等啦(懒癌晚期……)
谢谢大家观看(鞠躬)
——————————ooc分界线————————————
Part.8
      今日台北清晨的阳光,是温暖和煦的,撒在人身上,有一种温馨的舒适,自然地,也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多睡一会儿。
     于是乎,早晨的8:00am,台北市某栋别墅里相拥而眠的两人才一阵被有力的敲门声叫醒。
     “柏宇,起来了吗,宓导打电话来说找你……有事。”门外传来施妈妈的敲门声,却明显比往日多了些不自然。
     “这里是……”杨孟霖将手臂附在额头上,翻个身,搭在身上的空调被这一系列的动作稍稍扯开,露出白哲的身体,还有带着些斑斑点点的红色印记以及轻重不一的咬痕。
    作为一名老年人,杨孟霖有些头疼,这阵痛,是每次晚睡后带来的神志不清。
    昨天到了文武世界,和志宏高中聚会,接着施柏宇表白,晚上回到家,然后……
    凌乱而激情的画面一下子全部涌进了杨孟霖的脑子里。两人从玄关处一路拥吻到了房间,衣服被扔得到处都是,但显然这两套衣服的主人都无暇顾及,这股情潮来得又凶又猛,足以将任何人吞噬,更何况,是深处风暴中心,刚刚互 诉衷肠的有情人呢。
    “孟霖……”施柏宇明显更不清醒,这是宿醉的后遗症,或许,还带着些,酒后纵欲的慵懒。
    可身体永远是最诚实的叛徒,虽然头脑仍然一团浆糊,但狮子座的占有欲却依旧不容小觑。施柏宇伸手一揽,充满着肌肉与荷尔蒙的手臂就将准备起身的新晋男友重新抱进怀里。
     “施柏宇,快起来,你妈叫你。”带着些羞恼,杨孟霖低声吼着施柏宇的名字。
     “我妈……”施柏宇用一只手按了按太阳穴,睁开眼,另一只手却还是不愿意放开怀里的恋人,“我们回来了?!”施柏宇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是自己的房间。
      “怎么办,你妈在外面,一会儿我怎么出去?”杨孟霖听着外面迟迟不肯离去的脚步声,有些心急和紧张。
      “没事。我妈知道你在我这儿。”看出杨孟霖的紧张,施柏宇出声宽慰道。
      “什么?!施伯母怎么会知道我在你这里?”
     “就上次王振文穿来我家,我妈就看见他了,我妈就以为我和他有什么。但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对他做,看都没看他一眼。”施柏宇一脸郑重地对着杨孟霖,一只手还配合似的作出发誓的手势。
     “切,白目啦,请问你这个了”杨孟霖噗嗤一笑,紧张的情绪缓和了不少。
      “快起来啦,我妈叫我们了。”施柏宇伸手摸了摸孟霖散乱蓬松的头发,然后温柔地看着因着这样的发型,而更显少年感的年上爱人。
      “真的要,现在见你妈妈?”刚确定关系就要去见家长,杨孟霖明显有些迟疑。
      施柏宇听出了杨孟霖心里的犹豫,一个翻身将孟霖压在身下:“不然呢,你现在可在我家。难道你要睡了就跑,不打算对我负责?!”动作倒是强硬,语气却是软软地在撒娇。
      “好了好好了,快起来啦。”作为一个大男人,杨孟霖表示实在抵抗不了自己年下小恋人这样可爱的样子。
       作为热恋中的年轻人,施柏宇看见恋人松口,自然也是无比配合地起床了。
      一番折腾,两人终于还是从房间里出来了。
     楼下的施妈妈早就优雅地坐在餐桌前,看到两人下楼,开始了非常自然且得体的问候:“早上好,孟霖,休息的怎么样?”
    有些窘迫的杨孟霖被问候的猝不及防: “伯母早上好,哦,还不错。”
    “那就好。今天宓导找你们有事,说是中午叫你们去xxx饭店聚一聚,结果打你们电话都关机,就打给我了。”施妈妈慈祥又和蔼地看着杨孟霖,并没有打算施舍给自家儿子一个眼神。
      “好的。”杨孟霖点点头,在施妈妈的注视下有些紧张。
      “饿了吧,孟霖,快来吃早饭吧。”施妈妈微笑着。
      这一瞬间,施柏宇觉得自己,非常的多余。
      “对了,柏宇。”喝着早茶的施妈妈抬头望向自己的正牌儿子。
      “怎么了,妈”终于被亲爱的妈妈点明的的施柏宇莫名有些期待。
      “孟霖不是晕车吗,等会儿开我的车,这样孟霖应该能好受一点。”
      “哦。🙃”或许,孟霖才是亲生的?
————————————————TBC———————————
#又是记流水账的一天#短小#大家应该知道宓导找他们干嘛吧#需要蒸煮的糖#辛苦小哥哥小姐姐的催更#懒癌晚期#一直走不动剧情#还要多久才完结#好着急#没有修#
     
    

    
       

平行世界

作者有话说:真人向,ooc,请勿上升真人
一如既往的渣文笔,哈哈哈
谢谢大家观看(鞠躬)
———————ooc的分界线——————
       Part.7
      了解到这个惊天大八卦,卢彦泽和许少渝毫不犹豫,迅速拿起手机,安利给志宏高中的好友们。
       Line群:天空之城
       卢彦泽:震惊!!!团霸施柏宇竟心甘情愿吃剩菜?!![图片]jpg.
       许少渝:震惊!!!!!洁癖怪杨孟霖竟与他人共用碗筷?!!!![图片]jpg.
       卢彦泽:震惊?!!!越界小鲜肉竟夜不归宿!!!![图片]jpg.
       许少渝:震惊!!!杨孟霖身体不适或因施柏宇?!!!![放大版图片]jpg.
      谢毅宏:wtf?!!!!一大早就这么劲爆,还有石锤吻痕照!!!!!
     范少勋:就说他们有问题……这是要公开了?!!
     宫瑞君(中中):@宗念美(小小)  强势围观,文武兄弟公开了耶!
    卢彦泽:@范少勋 你不是在片场吗,怎么有空来?
    范少勋:@卢彦泽 在休息啦。
    许少渝:虾球cp你们收敛一点,要不要这么闪瞎我们,还单独@,今天早上我已经吃饱了好吗!!!😒😒
    王毓翔:一大早就这么劲爆了吗!!!!感觉两个人谈了很久了耶😳
    谢毅宏:看起来是老夫老妻了啦,还瞒着我们,两个假仙……
    蔡宓潔:看来有必要拍个第二部啊……🤔
    谢毅宏:哇!宓导好!
    卢彦泽:宓导早!有第二部??
    范少勋:宓导好!
    许少渝:居然炸出了宓导!!!
    宗美念:来了来了!宓导好!!!!真的有第二部吗?求带!!!
     蔡宓潔:…已经洽谈好了赞助了🤔,只等编剧了啦……刚好想来通知你们的,希望你们多互动,这段时间越界热度不要降哈~结果发现……哈哈哈
     谢毅宏:话说文武兄弟二人呢?@杨孟霖@施柏宇
     卢彦泽:忙着约会能理我们?!!!
     许少渝:忙着约会能理我们?!!!
     宗美念:忙着约会能理我们?!!!
     蔡宓潔:忙着约会能理我们?!!!
     谢毅宏:……宓导,你变了……
     蔡宓潔:哈哈~我也要与时俱进嘛~
     而并没有去拿宇霖手机文武兄弟自然不知道,他们早上纯天然无添加的自然互动,已经帮才确定关系,18以下的宇霖二人在朋友圈出柜,且演绎为老夫老妻,相恋很久的18+++了。
     “哥。”王振文走去厨房,从身后抱住吃完早饭,正在厨房洗碗的王振武。
    “怎么了吗?”王振武停下手上的事,偏过头,亲了一下振文的额头。
    “没啦,就是在想,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今天应该是要参加聚会的吧……”
     “好像是。”
     “那……哈哈哈哈,就是说,杨孟霖和施柏宇要替我们被他们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边说着,王振文趴在王振武身上笑的简直起不来。
    被王振文这么一说,王振武好似也想到那个场景,咧开嘴,被逗笑。
    “小坏蛋。”王振武洗了碗,将手擦干,转身抱住自己幸灾乐祸的宝贝。
     “什么嘛,谁叫他们两个在那里假仙……说不定,贺承恩他们还能帮他们说开啊,就像夏宇豪和邱子轩。”一听哥哥说自己坏,王振文马上不乐意了,开始一本正经的反驳,好像自己并没有看热闹的心思,而是一心为他人着想一样。
     “对哦。”王•弟弟说什么都有理•振武,完全放弃学霸大脑的思维能力,附和着弟弟。
     “对嘛。”又一次成功洗脑哥哥的王振文,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在振武怀里偷笑。
——————————TBC—————————
#卡文且短小ing……#😭😭😭#快回来了……#好像写他们拍越界2#一定很有趣#没梗的日子#倦怠#
                          
    

    
   
    
    
    
  
     
    
    
     
     
    

平行世界

作者有话说:真人向,ooc,请勿上升真人
一如既往的渣文笔,哈哈哈
久等啦(懒癌晚期……)
谢谢大家观看(鞠躬)
————————ooc分界线——————
Part.6
        “不不不,不用再考虑了。”施柏宇感觉自己好像突然被大奖击中,柳暗花明再不为过了。每次只要杨孟霖先撩,施柏宇都只有呆呆傻傻的接受,完全被吃的死死的。
      “喂,你,哈哈哈,干嘛笑的这么傻……”杨孟霖手搭在施柏宇的身上,额头抵在施柏宇的肩膀笑得收不住。
     “因为你答应我了啊。孟霖,我好开心呀。”擅长撒娇的狮子座自然不可能一直是被动型,这不,施柏宇趁着撒娇的功夫,顺势将杨孟霖紧紧搂在怀里。本就骨骼偏小的杨孟霖一下子整个人都嵌在了施柏宇身上,身形重叠,看上去亲密无比。
      这边宇霖浓情蜜意,远在另一个时空的文武自然更不能差。
      清晨,在振武怀里醒来的王振文一如既往地望着自家哥哥傻笑,忍不住伸手去抚摸振武棱角分明的下颚和薄薄的嘴唇,却在下一秒被王振武握住手,然后十指相扣。
      “怎么这么早就醒了?”被闹醒的王振武也不恼,而是温柔地看着不老实的王振文,吻了吻振文的额头。
       “又不是我家,睡不着。”王振文轻轻嘟嚷着。
       王振武有些心疼,把王振文向怀里揽了揽:“别担心,会回去的。”
       “笨蛋,谁担心了,只要你陪着我就行了。”被亲吻了的王振文有些害羞地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随即抬头,用那宛若星辰坠落的眼睛看着王振武。
      王振武只觉得心都要化了,忍不住把王振文抱得更紧:“早饭想吃点什么?我去做。”
     “都行啊,你做的我都爱吃。”说完这句话,王振文低下头,圈在王振武怀里,有着说不出的乖巧。
      王振武被撩的血管喷张,但想到这里不是自己家,也不是酒店,瞬间就冷静了不少。可就算是理智上冷静了,面对如此诱人的弟弟,王振武有些把持不住地将头埋在振文的锁骨间吮吸,手顺势伸进振文的衣服里,抚摸着振文柔软的腰线,然后立刻起床。
      “我先起床给你做早饭。”纵使已经肌肤相亲很多次,清晨的悸动任令王振武有些脸红。
     王振武说完推开门,走了出去,想要向施柏宇借厨房却发现施柏宇的房间没有人,只留下了一个手机,整栋房子空无一人,只有阿姨清晨来做的热腾腾的早饭。
     王振武皱了皱眉,然后返回房间:“振文,昨天杨孟霖说他几点过来?”
     “八点,怎么了吗?”穿好衣服准备下床的王振文不解地看向哥哥。
     现在八点半了,杨孟霖却还没有来,施柏宇也不在,如果是去找杨孟霖了,不可能出门不带手机,莫非……王振武抿着嘴沉思,心里大概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振文,施柏宇不在房子里,他和杨孟霖可能穿越到了我们的平行世界。”
     “什么,那么我们不得……”王振文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了门铃的响声。
     “怎么办……”王振文有些慌乱。
     “别怕,我去看看是谁。”因为怕露馅,施柏宇和杨孟霖早早就将越界和自己的朋友介绍给了王振武,而作为记忆力超群的王振武,现在自然也了熟于心,并不慌张。
     王振武拉着王振文,向楼下走去,发现门外站着这个世界的'邱子轩'和'陈家均'。
     “施派派,杨孟霖你们赶紧开门,不要腻歪啦,杨叔叔说你在这里哦。”站在外门的卢彦泽照旧调侃着宇霖二人。
      “是杨孟霖他们越界的朋友,卢彦泽和许少渝”王振武转身对振文说。
     “你们怎么来了?”王振武故作镇定,打开门,把有些慌张的王振文藏在身后。
     “我和少渝今天遛狗时遇到,说来找孟霖狗聚,结果打电话孟霖不接,去孟霖家,结果杨叔叔说孟霖身体不舒服,在你这里,我们就过来看看咯。”卢彦泽拉着芦笋汁进门,许少渝同样牵着卡比进了屋。
      “杨孟霖,你很搞笑耶,生病了跑来找柏宇,怎么,得的相思病?”许少渝一边把卡比抱在怀里,一边跟着调侃杨孟霖。
      “有点事啦。”王振文挠挠头,有些不太习惯。虽说后来排球队的关系十分融洽了,但王振文有时依旧看陈家均不太顺眼,谁让这个排球痴一直没眼色的拉着振武练球技呢,不知道去打扰同样是主攻手的夏宇豪吗,难道当个安静的电灯泡不好吗?综上所述,王振文很少跟陈家均心平气和地说话,今天看到'陈家均',也就习惯性的想怼回去。
      “孟霖你今天真奇怪耶,不怼人,还一直躲在施柏宇身后,找浮木哦。”作为老年cp卢彦泽十分敏锐的察觉出杨孟霖今天的变化。
      “不要闹他了。”看不下去弟弟被频繁地怼,王振武终于忍不住出手carry.
     “好啦,你家派派来帮你了,不说了。今天打你电话没接,还以为你出事了,早饭都没吃,孟霖,柏宇,有早饭没。”卢彦泽与许少渝了然地相视一笑,然后开口准备蹭饭。
     “有,过来吃吧。”王振武把王振文带走,然后把阿姨做好的一大桌早饭热好,招呼沙发上的两人来吃。
      或许是没在被怼,又或许是来拜访的两人在文武世界里也很熟悉,王振文很快就放下拘谨,恢复到在自己家吃早饭的状态。
      “振……不对,柏宇这个点心好吃耶,我还要。”用筷子够不到的王振文熟练地使唤着振武。
      “好。”王振武害怕振文再次紧张,也不刻意提醒,顺着王振文,夹起一个点心就直接喂给王振文。
     “好吃吗?”王振武笑着问振文。
     “嗯。”王振文轻快地点头。
     “我不要吃这个啦,不好吃。”王振文将咬过一半的包裹着玉米粒的点心丢给王振武。
     “不可以挑食哦。”虽然说些不可以挑食,但宠爱弟弟到没边的王振武还是把那剩下的半块点心吃掉。
     坐在一旁的卢彦泽和许少渝,只觉得眼睛都要瞎了。
    “孟霖那个严重洁癖怪人吃柏宇的筷子,我是对洁癖有什么误解?”许少渝觉得有点崩。
     “吃孟霖咬了一半点心?我是不是对剧组里嫌东嫌西的好兄弟施柏宇出现了什么错觉?”卢彦泽也觉得有点崩。
     “孟霖脖子上的是……蚊子咬的吧……”许少渝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但还是准备装瞎。
     “你家蚊子咬这种草莓色的印子?确定不是女朋友,不,这么霸道的印子,确定不是男朋友咬的?”看到因王振文动作太大而露出的锁骨附近更多的吻痕,卢彦泽表示他装瞎装不下去了。
     卢彦泽和许少渝对视一眼,然后用生平最快速度吃完了早饭,逃也似的离开了施柏宇家。
      对不起,打扰了,蹭早饭蹭到眼睛痛,杨孟霖,你腰还好吗?原来是这样的身体不舒服,懂了,懂了。
     以上是两个吃狗粮到撑的遛狗二人组的腹诽。
————————TBC—————————
跟风打tag:#其实想打END,哈哈哈,开玩笑,还是没有蒸煮甜,没办法咯,谢谢各位小姐姐小哥哥的支持,辛苦大家努力催更啦,想写一个论坛体的平行世界,只是想想,正文还没写完,哭唧唧。#

    

     
      
     
      

     

平行世界

真人向,ooc,请勿上升真人
一如既往的渣文笔,哈哈哈
谢谢大家观看(鞠躬)
————————ooc分界线——————
        Part.5
       “来了来了,终于把你们俩等来了,等你们小情侣可真不容易。”队长贺承恩看到姗姗来迟的宇霖,开口调侃。
       “既然迟到啦,那就每人罚三杯酒。”陈家均在一旁起哄附和道。虽说今天是中中老师请客吃牛排,但中中也明白有老师在这群小鬼会放不开,付完单就离开了。
      因为是自助牛排馆,所以整个环境也不像一般牛排馆那样安静正经,热热闹闹的,再加上是个大包间,也更方便整个排球队搞事。
      面对这么多熟悉面孔却又陌生的人,害羞的金牛座杨孟霖不自觉地开始找浮木,躲在施柏宇身后。
     “怎么办,柏宇,我不会喝酒……”听到要罚酒,本就有点紧张的杨孟霖瞬间慌了。
     “没事没事,别紧张,你站我后面,我帮你喝。”施柏宇轻轻地拍了拍孟霖搭在自己身上的手,安抚地说。
     “振文今天身体不舒服,我替他喝。”话说完,施柏宇就拿起桌上陈家均倒好的酒,一口气喝了六杯。啤酒的度数并不大,但为了不让排球队的成员再为难孟霖,施柏宇喝的很急,六杯下肚,人就有些晕了。
     “哇塞,这么护着。你弟又不是不能喝,保护欲太强了吧。”贺承恩哈哈一笑,拍了拍施柏宇。
     “好了啦,贺承恩,你别为难他们了。”坐在队长一旁的小小学姐看着脸色微红的施柏宇,开口解围。
     “是,遵命。”身为24孝好男友的贺承恩自然乖乖听话,而陈家均自然也就见好就收,回到了座位上。
     “振文,振武,过来坐。”看完热闹的夏宇豪终于良心发现,招呼振文振武坐在自己身边。
     “你没事吧?”杨孟霖有些担心,伸手去抚施柏宇,却被有些晕乎的施柏宇一把抓住手,十指紧扣。
 
      “喂,你干嘛……”
      “孟霖,好晕哦……”施柏宇操着一口小奶音,附在杨孟霖耳边小声撒娇,十指紧扣的手还轻轻地晃了晃。本就心疼施柏宇喝了这么多酒的杨孟霖一下子停止了抽回手的动作,任由施柏宇这样拉着自己。
     心软的结果,就是在走向两人座位的时候,施柏宇顺势整个人都斜压在了杨孟霖身上,紧紧地靠着,任由杨孟霖带着自己走,远远看去,好像两个连体婴儿,密不可分。
       “振文,振武,你们今天很奇怪耶。”身为文武兄弟的多年好友,夏宇豪一下子就察觉出两人今日的不对劲。王振武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护弟狂魔,却比往常要活波许多;而本身应该好动多话的王振文被陈家均拉着劝酒时,居然一反常态地没有反怼。难道是……夏宇豪想着想着,暧昧一笑,凑在杨孟霖身边说:“你哥说你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该不会是……你哥昨晚做狠了吧。”
      “靠背,才不是咧,夏宇豪,你话怎么这么多,吃你的牛排去。”杨孟霖的脸瞬间红了,一把把夏宇豪推回经理邱子轩身边。
      “okok,我不说了。”直白单纯的夏宇豪同学看着杨孟霖害羞的表情,也就心里认同了自己的答案。
       一看王振武的技术就没有子轩的好……
       酒足饭包,排球队这一堆洋溢着青春荷尔蒙的大男孩们就开始卯足劲儿对着排球队内部消化的三对情侣发动进攻。
      “来来来,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国王说什么被选中的人就要做什么,不然就每人罚五杯酒。”将吃过的盘子撤走后,不安分的陈家均又出来搞事了。
      第一次的抽中国王的是腐女头子小小学姐,而倒霉蛋则是邱子轩和夏宇豪。
      “这样吧,子轩你就撑在夏宇豪身上一边做伏地挺身一边亲吻,20个哟。”小小说完,迅速拿出随身携带的画本和笔,看来漫画又有封面了。
       邱夏两人20个伏地挺身做完,整个包间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了。
     
       一轮又一轮的国王玩过,杨孟霖和施柏宇始终没有被抽中,杨孟霖在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然而,幸运女神不可能永远降临,再小小又一次抽中国王牌时,杨孟霖和施柏宇的好运也终于到头了。
      发现被喊中花色的是这对一直没中招的兄弟情侣,被整的苦不堪言的排球队众人情绪高涨,纷纷要求小小学姐出大招。
     “那就,热吻三分钟好啦。”小小手握画笔,两眼放光。
      “啊?!”杨孟霖被这个要求吓呆了。
      “别害羞嘛,你们是情侣好不好啦。”作为女友的忠实拥护者,贺承恩第一个带头起哄。
       看出了杨孟霖的害羞和为难,施柏宇拿起酒杯说:“我们选喝酒。”说完,就准备喝。
      杨孟霖望着施柏宇,今天施柏宇已经喝了不少酒了。除了刚进门的六杯酒,还有吃饭期间过来祝贺他们兄弟二人考上台大的队友们,而所有的敬酒,都是施柏宇一个人在喝。红酒,啤酒,白酒混着,连酒量最好的邱子轩都有些晕,更别说还是平日里不怎么喝酒的施柏宇了。
       杨孟霖按下施柏宇要喝酒的手说:“不,我们就选游戏。”
      杨孟霖 话音落完,包厢里就响起了掌声。
       “这样才对嘛。”贺承恩伸手,拍了拍杨孟霖的肩膀。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吗?”施柏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复地询问,脸上露出的,是自己都没察觉出的笑意。
      “嗯啦。”杨孟霖看着傻笑的施柏宇,又有点想爆粗口。
     “孟霖你别害羞,我不动。”施柏宇低下头,稍稍地在杨孟霖耳边说。
     “好了啦,别再说悄悄话了,赶快,我们要开始计时了。”小小拿出手机,调到计时器。然后催促兄弟俩摆好姿势。
     “三,二,一,开始。”
     因为没有眼罩,害怕杨孟霖害羞,施柏宇这次不再像完娱那样被动接受,而是主动出击,吻上了杨孟霖的唇。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柔软的触感直冲脑门,比任何一次嘴唇的触碰带给内心的振动都要强烈,施柏宇感受着杨孟霖喝了果汁的湿润的嘴唇,鼻尖嗅着好似只有自己才能闻到的,专属于孟霖的香气,渐渐地,原本就狂甜的心脏更是乱舞,想要更深入地去探究杨孟霖的嘴唇。
      一分钟,两分钟,时间慢慢的流逝,施柏宇的心也越跳越快,在私心和酒精的催化下,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施柏宇终于无法再信守诺言了。施柏宇开始轻轻舔弄着杨孟霖的嘴唇,在孟霖惊讶地张嘴时,毫不犹豫地将嘴唇伸进孟霖的嘴里,尽情地卷起孟霖的舌头,让他的舌头随着自己舌头一起舞蹈,竭尽全力地取悦孟霖。施柏宇伸手扣住杨孟霖的头,将他向自己拉进,激烈的吻让杨孟霖来不及下咽的唾液从颈脖间流下,异常糜烂。
       所有人都被这个激烈的吻怔住了,甚至忘了时间,直到被杨孟霖受不住,想要换气的呜咽声惊醒,才发现五分钟都过去了。
      “哇塞……太激烈了!!!!”球队中爆出一阵惊呼,施柏宇渐渐平静下来,伸出大拇指将孟霖嘴角的唾液擦干净,然后将拇指放进了自己嘴里。
      本来有些缺氧发愣的杨孟霖看见施柏宇这个动作瞬间爆红了脸,以去厕所洗把脸为借口开门走了出去。随后施柏宇也丢下同样的理由,随着杨孟霖走了。
      “孟霖。”施柏宇追到地下停车场,一把拉住杨孟霖,然后凭借身高和体型优势,从后背将杨孟霖紧紧抱住。
       “孟霖,我喜欢你,不是弟弟对哥哥的喜欢,是想要抱你,亲你和你当恋人的喜欢,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杨孟霖低下头,没有动,也没有回答。
       施柏宇虽然有六段感情经历,但却是第一次对人告白,看着沉默的杨孟霖,突然慌了神。一向自信的施柏宇突然没了信心。
     “你不用那么着急给我答案,我可以等,等你愿意,多久都行。”

      “这样吗……那我就再想想好了,原本我还想答应呢。”杨孟霖转过身,嘴角勾起一抹笑,眼神上挑,望着施柏宇。
————————TBC—————————
      作者有话说:还是选了最老套的国王游戏,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哈哈哈。
        更文啦啦啦,小姐姐们我真的有努力更文哦。接下来就期待文武的搞事情吧,哈哈哈哈
      萌霖最近是真的皮,真的有28吗,3岁不能更多啦,哈哈哈
      

      
    
  
      
 
     
    
    

平行世界

作者有话说:真人向,ooc,请勿上升真人
一如既往的小学生文笔
谢谢大家观看(鞠躬)
啊啊啊啊啊啊,要被宇霖甜死了,直球派派真的太帅了,孟霖最后出现也超惊喜
———————————————————
      part.4
      清晨,杨孟霖最先醒来,又一次发现了不对劲。
      身后的呼吸声明显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已经空窗两年的单身男人的床上。所以说,又有人穿越了?这次是谁,夏宇豪还是邱子轩?
      杨孟霖翻过身,却发现身后的人,依旧是那个自己超级熟悉的面孔。怎么会,还是王振武?!!不对,杨孟霖看到了那条熟悉的,两人私下约着一起打球时施柏宇不小心划的伤口,这是王振武没有的。
      为什么会是柏宇?杨孟霖环看一周,发现这个并不属于自己的房间里,放置着一大一小两套志宏高中的校服。
      该不会……杨孟霖内心隐约有了一个答案,但还是有些不敢置信,用手推了推睡在身旁的施柏宇:“柏宇,柏宇,快起来。”
     “……孟霖?!”  施柏宇睁开眼,看见坐在床上的杨孟霖,有一种美梦成真的窃喜,脸一红“我……我们……”    
     “干。施柏宇你在想什么,你看一看这里是哪里!!!” 看到施柏宇的表情,杨孟霖有些害羞地拍了拍施柏宇。
      “痛耶”被打后的施柏宇带着些撒娇意味地撇了撇嘴,然后就坐起身,听话地看向四周,顺势扫到了床头柜上文武兄弟的合照
       “这里难道是……文武的房间?!”施柏宇惊讶地瞪大眼睛,看向孟霖。
       “对……就……嘘……有人”杨孟霖听见脚步声,赶紧捂住施柏宇的嘴。
       “阿文,阿武,快起来了,今天你们不是还有排球队的聚会吗?”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应该是振武振文的妈妈。
       “怎么办?”作为一个脱离角色就害羞寡言的演员,杨孟霖真的很慌张。
       “别紧张,不就是演振文振武吗,又不是没演过。对吧,弟弟。”施柏宇挑了挑眉,抿着嘴笑。
      “振文,振武,起来了吗?”没有听到回应,王妈妈再一次敲了敲门。
       “好的妈妈,我们马上起来了。”施柏宇捂住杨孟霖的嘴,应答到。
       “好啦弟弟,快起来啦,穿衣服。”施柏宇从衣柜里挑了那件天台告白时王振武穿的衣服,然后把弟弟天台同款扔给杨孟霖。
       十分钟后。
       “妈。”施柏宇打开门,十分自然地称呼王妈妈。
       “起来啦,快去吃早饭吧。”王妈妈看到施柏宇身后的杨孟霖,笑着催促道。
      “起来了,吃饭吧。”楼下王爸爸早就穿戴整齐,坐在餐桌上看报纸。
       “嗯……爸”杨孟霖有些拘谨地挠了挠头,这是他拍越界后留下的习惯,每当心虚尴尬时,总要挠挠头。明明只是一个戏份不重的20天小剧本,却不知为何,戏中人物的习惯却也慢慢改变了他,不知是王振文影响了杨孟霖,还是杨孟霖早就将自己带入了王振文,以至于他每每看到施柏宇,就心动不已,不自觉地想要靠近,不自觉地想要用眼睛看着柏宇。
       “嗯。我跟你妈这周要去出差,你跟振武两个人在家里。乖乖听振武的话,不要惹事。”王爸爸放下报纸,嘱咐道。出乎意料地,被嘱咐的'王振文'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反驳自己,而是安静地坐在了一旁,令王爸爸十分惊讶欣慰。
       “到底是成年了,你也该和振武学着沉稳些了。我和你妈妈,给你们在台大附近买套了房子,你们大学就搬出来住,可以增进感情,互相也有个照应。”自从兄弟二人向父母表明心迹,又通过了感情检验,在考上大学后,王家父母就开始全心全意为两人的未来准备打算,“你们小情侣嘛,还是要住在一起,多交流交流感情,像我和你们妈妈……”听到王爸爸越来越直白的话,杨孟霖也越来越害羞,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才好。一向脸皮较厚的施柏宇,眼神飘忽,也不知思绪飞到哪里去了,忍不住地脸红。
      王妈妈看着越说越离谱的王爸爸,又看到快要缩进地底的王振文,伸手拍了一下王爸爸说:“好了啦,快吃饭,不然一会儿赶不上飞机了。”
      “好好好,吃饭。”作为妻奴的王爸爸自然乖乖地听老婆的话,开始安静地吃早饭。
    “对了振武,妈把车钥匙和你们新房子的钥匙放在柜子上了,你们一会儿开车参加完聚会,顺便去看看房子。”王妈妈也坐下一起吃,对着施柏宇叮嘱着,却发现了缩在一边,又害羞又话少的杨孟霖,这让王妈妈十分疑惑。今天振文怎么这么反常,难道是……
      吃完饭后,王爸爸出了门,去车库里开车,王妈妈一把拉住想要同杨孟霖一起回房间的施柏宇说:“振武,说实话,妈妈不该管这个事,但是作为恋人,你还是要为振文的身体着想……不要……不要老带振文去酒店……”
      “……啊,什么?!”施柏宇有些懵,微长着嘴。
     
      “妈妈也是过来人,你比振文大,更要考虑这些。你们最近回家都很晚,我看振文最近都睡眠不足,今天更是少话害羞。你们还年轻,要学会克制。”
     听着王妈妈的话,施柏宇的脸渐渐染成了血红色。
     “哦,哦,好。”脸红成猴屁股的施柏宇有些害羞地答到,内心好像真的有一种私密情事被妈妈知道的感觉。
      感受到了儿子的害羞,王妈妈也没再说了,笑着拍了拍施柏宇的肩膀,然后跟着王爸爸一起走了,留下红着脸的施柏宇浮想联翩。
       带着孟霖去开房……
      “柏宇,王妈妈给你说了什么?”杨孟霖一从房间出来,就看到了笑容诡异,脸色超红的施柏宇。
     “没,没什么。”施柏宇被杨孟霖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吓得心里一荡,从脑内小剧场中抽离出来。
      “对了,刚刚夏宇豪打电话来,叫我们过去了,好像是中中老师请吃牛排。”
     “好,那我去开车。”
———————————TBC——————
      最近蒸煮糖齁得不行,感觉怎么都赢不了蒸煮,想虐了,哈哈哈(开玩笑的啦)
     志宏高中聚会玩游戏啦,大家有想看的游戏吗,可以给我说说看哟,哈哈哈哈哈😆😆
   
    
   
    
      
                 

     

平行世界


作者有话说:真人向,ooc,请勿上升真人
一如既往的小学生文笔
私设如山,又是ooc的一天。
谢谢大家观看,也谢谢大家支持(鞠躬)
—————ooc的分界—————————
      施柏宇在妈妈遥控的监视下,杨孟霖在爸爸的陪同下,心不在焉地吃完了早餐。等施妈妈一走,内心恍惚的施柏宇就拿着车钥匙带着王振文去了孟霖家。
     而另一边的杨爸爸,为了给自家儿子和自家'儿媳妇'留出空间相处,也在早餐后出了门。至于为什么185+的施柏宇是儿媳妇,大杨爸爸大概是盲目自信了吧。
     “你跟那个杨孟霖,是恋人吗?”坐在车上的王振文挑着眉,嘴角勾起一摸弧度。
     “还……不是。”鬼使神差的施柏宇竟然犹豫地加了'还'字。
     “哇塞,莫非你是单相思?!”在暗恋史走过漫漫长路的王振文感觉自己一下子抓住了重点。
     “喂……你话很多耶”明明这都还是些八字没一撇的事,被王振文讲出来后,施柏宇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跟杨孟霖告白后场景。
     如果我也可以孟霖身上印出王振文身上的那种吻痕…… 开着车的施柏宇突然涨红了脸,并且不知为何,越来越红。
     而已经被施柏宇在脑内这样那样的杨孟霖,也终于结束了在他27年人生史上最尴尬的一顿早饭。
     作为一个拥有过八个女朋友的男人,头一次被父亲这么认真支持的恋情,居然是自己不敢越界的男性好友。
        杨孟霖在脑内异常混乱,混乱到忘记跟父亲解释清楚时,无意间抬头却发现父亲和王振武意外地合拍。
     等父亲走后,杨孟霖有些好奇地询问:“你跟我爸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你跟我爸聊得这么嗨?以前柏宇来我家时,我爸都没有这么能聊。”
    “嗯……以前在家我也时常跟振文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继父聊天,其实不是我跟叔叔合拍,而是每个父亲应该都想要了解自己儿子的恋爱对象吧。”大概是聊到了与振文相关的事,王振武的脸上出现一抹淡淡的笑容。
    “难道你已经跟你的爸妈出柜了?!!”惊讶于王振武的速度,杨孟霖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
     “差不多吧,其实是妈妈发现的,但爸妈也真的很开明,跟叔叔一样,所以你不用太担心。”
     干,我会担心什么,我跟施柏宇明明连恋人都不是……杨孟霖内心的小人疯狂吐槽
      “叮咚”门铃声响起,杨孟霖打开门。
      “孟霖,我……”施柏宇还没有把话说完,就被一旁的文武cp抢了镜。
     只见王振文迅速向杨孟霖家里串,而王振武也早在杨孟霖开门的那一刻就站在了门口。
    “靠北,吓死我了,还以为我一个人来到这儿了。”王振文抱着王振武,头靠着王振武的胸口,有些撒娇意味地抱怨着。
    “振文,放心,我任何时候都不会丢下你的。身体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王振武边说,一边摸着王振文的头,安抚性的吻了吻振文的嘴唇。
    “没事啦。”被亲了的王振文有一点害羞,但还是掩饰不住地笑得很开心。
     真是……眼睛都要瞎了……沦落为背景板的宇霖二人嘴角集体抽搐。
     “咳……我们还是来想想该怎么办吧”看不过去的杨孟霖carry全场,把画面重新切的正经严肃。
     “所以,你们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穿越了?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吗?”听到文武二人的描述后,施柏宇皱了皱眉开口询问。
      “没有,昨天是我们放假的第三天,我们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王振武思考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哪里不对。
      “算了,穿越这个事也是说不准,你们打算怎么办?”杨孟霖摊开手,询问文武二人。
      “我们也不知道啊”王振文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
      “这样吧,反正我爸妈这一个月都出差,我请假想办法,王振文王振武住我家里。孟霖你就不要操心了,好好拍戏。怎么样?”施柏宇抬头看向杨孟霖,完全没有征求文武兄弟意见的意思。
      “没事,其实这部戏我快拍完了,明天我跟导演请假,早上去找你吧。”
    “好啊,就这么说定了。那孟霖你现在陪我打电动好不好,我快一个月没玩了。期中考真的好累啊,你今天都陪我嘛。还有,那个王振武没有对你做什么吧……”施柏宇揽着杨孟霖,把那对闪瞎人眼的兄弟cp抛在身后。
     所以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谁还不能虐狗了似的……
————————TBC—————————
  作者有话说:跟小姐姐们讨论了一下,又一次脑洞大开,
如果,暧昧的宇霖,穿越到了早就在朋友中公开的文武世界里,会被怎么闹呢;而在宇霖世界的热恋期的文武会怎么在朋友圈虐狗呢,哈哈哈哈;拭目以待哦
这算是过度章了吧……
小姐姐们和lof里的小哥哥鼓励了真的好开心(●°u°●)​ 」,感动~

    

       

平行世界


作者有话说:真人向,ooc,请勿上升真人
一如既往的小学生文笔
被今天的直播气死了,所以想要甜一甜。(真的好气🙃)
谢谢大家观看(鞠躬)
—————ooc的分界—————————
Part 2
      今天难得剧组休息,杨孟霖的生物钟却还是在六点准时将人唤醒。
       一如既往的,杨孟霖准备起床晨练,却在转身的刹那,呆住了。
      那张熟悉到最近每晚都出现在梦境的面孔,赤裸着上半身,背上还有几道浅粉色的抓痕,足够性感,也足够惹人遐想。
      杨孟霖瞬间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行动很利索,没有失身,很好。然而杨孟霖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却燃起了熊熊的怒火:那这些抓痕是哪个野女人抓的!!!!!!!!
      “施……施柏宇……你怎么在我床上?!!!!!!”因为害怕被浅眠的父亲听见,杨孟霖只好放低音量,哑着嗓子质问。
      “振文,你怎么会起这么早?”床上这个拥有着和施柏宇一模一样脸蛋的男人,坐起身,温柔地看向杨孟霖。
       “振文?!!难道你是王振武?!!!!”听到'振文'这个名字,杨孟霖被吓的退后两步。显然,穿越这种剧本对于一个90年的宅男来说,还是有一点难以接受的。
         王振武看着杨孟霖,又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并不是自己的家,站在面前的这个人也不是自己的弟弟王振文。
         “你不是振文,振文去哪儿了?!”发现心爱的弟弟不见后,王振武的眼神瞬间凌厉起来,盯着杨孟霖。
        “这个,说来话长,嗯……就是,现在相当于是另一个平行世界吧,这里没有志宏高中,也没有你们……怎么说呢……”在没有拍戏的状态下,面对陌生人自然慌张的杨孟霖表示,现在,他的语言表达能力为零。
         好在他面对的是沉稳且学霸技能满点的王振武,作为高级学霸,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也就是说,你是另一个时空的振文,而那个施柏宇,是另一个时空的我,我穿越了,对吗?”
        “对,大概就是这样了。”杨孟霖松一口气,终于不用被当成绑架犯了。
       王振武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想了想自己家的安保措施,接受了杨孟霖的解释。
     “既然我穿越到了你这里,那么我弟弟会不会也穿越过来,到了那个叫施柏宇的人的家里……你有施柏宇的联系方式吗?”王振武仔细思考了一下,抬头询问杨孟霖。
      “对哦,我打电话问问。”杨孟霖拿起手机,准备拨通那个让自己一直纠结的号码,却在下一秒看见了施柏宇的来电。
     “我有话跟你说”
     “我有话跟你说”
     “你先说”
     “你先说”
     “算了,我来找你吧……”
      杨孟霖还想说什么,却发现施柏宇根本不给他任何拒绝来自己家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杨孟霖有些头疼地看着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的王振武,又望了望住着的父亲那个房间的方向,异常绝望。

        “ok,王振文,你穿好衣服没?这可是我初中的衣服了,你不会还觉得大吧?”施柏宇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带着将要去见孟霖的迫切,催促地叫着还在洗漱的王振文。
      “我去,你催什么,谁穿不下你衣服,高中的我也穿的下。还有,你这人真的蛮奇怪的耶,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为什么卫生间里会有两个人的洗漱用品?”王振文推开门,有些好奇地询问施柏宇。
     “没什么。”施柏宇看着王振文,心里的白眼翻破了天际。还不是因为我想期中考后让孟霖过来陪我玩几天,便宜你小子了。
     “你先在这里呆着,我去看看我爸妈走了没有。”在开门前,施柏宇嘱咐着王振文。
      “行。”还没得王振文调整一下位置,施妈妈就在施柏宇开门的下一刻进来了。
     “柏宇,你屋里是不是其他人……孟霖?”施妈妈惊讶地看着站在施柏宇房间里的王振文,然后顺势看见了王振文脖颈上遮都遮不住的吻痕。
       施妈妈看了一眼准备解释的施柏宇,脸色一沉。
      “妈,你听我解释……”
      “孟霖,伯母刚做好饭,你先下去吃啊。”施妈妈笑着对王振文说,然后转头严肃的看着施柏宇:“柏宇,你跟我过来一下。”
      书房。
       “妈,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事情是什么样都不重要。柏宇,妈妈从小教育你,自己做的事,自己就要去承担。你不能因为他是男人,就不去承担自己做过的事。孟霖是个好孩子,你也这么大了,我希望你好好想清楚你们以后的事,不要像以前的小时候的恋爱一样,无疾而终。就这样,快去吃饭吧,妈妈去公司了。"施妈妈说完,留下愣住的施柏宇,出了门。
      而杨孟霖家,也在经历同样,或者说是,更劲爆的事。
      作为浅眠的老年人,虽然杨孟霖房间的动静并不大,杨爸爸还是照旧醒了。
      作为只有两个大老爷儿的高级公寓,杨爸爸听见动静,也就自然而然地推开了杨孟霖没有锁的卧室。
      于是,杨爸爸也就更顺理成章的,看见了赤裸的坐在床上的王振武以及穿着背心站在地上的自家儿子。
      微妙的气氛在空中蔓延,最终,还是杨爸爸打破了沉默。
     “那个,柏宇啊,你先把衣服穿好,孟霖,你跟我出来。”
      “孟霖,爸爸对不起你啊,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家。”走出卧室,杨爸爸眼眶微红地感叹到。
     “爸,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看到从小相依为命的父亲这样伤感,杨孟霖的眼眶也红了。
     “爸爸没有一个美满的婚姻,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你真正爱的人。所以,无论这个人是男是女,只要你是真的爱这个人,爸爸都不会反对。爸爸只希望你幸福啊。”杨爸爸转过身,像小时候一样,摸了摸杨孟霖的头。
      “柏宇也是一个好孩子啊,好了,我去做早饭,你叫他收拾收拾,起来吃饭吧。”
     “什么?!爸,我……”莫名其妙被出柜的杨孟霖表示异常的懵。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