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方TAO

腐。立志写有车的脆皮鸭文学。

药石无医(文武ABO,伪双A)(上)


    作者有话说:
    文武cp
   小学生文笔
   真的很喜欢文武兄弟cp,工科生完全靠爱发电,没有文笔╰(  ̄﹏ ̄)╯
算是生日贺文吧

———————————————————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再一次从梦中惊醒,王振文下意识摸了摸床的另一头,却只是摸到一片冰凉的床单。
     “切,逊死了,明明是自己把人赶走……”王振文戏谑地自嘲,那双好看到发亮的眼睛也渐渐暗淡下来。
     “振文,你没事吧”一束柔和的光照进来,王振武推开门,一脸关切地走到王振文床前,坐在床边,摸了摸他被汗水打湿的头发。
      “振文,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别怕,今天让我陪着你睡,好不好?”王振武心疼地望着振文,轻轻地摩擦着振文头上那条永远也抹不掉的疤痕。
       王振文看着如此内疚的振武,心里不由得一痛,用满不在乎的口气说:“没有做噩梦,我只是今天排球队的训练,腿有点疼,你快去睡觉,我要睡了。”说完王振文迅速躺下闭上眼睛,不去看振武失落的神情。
     “可是你明明……”
     “没有可是啦,我困了”王振文转身,把头埋在被子里,暗暗告诫自己绝对不可以再放纵自己,亲近振武。
     王振武看着疏远着自己的弟弟,难过地抿着嘴,把振文折腾的横七竖八的被子扯好,站起来,轻轻地把门关好,静静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确认振武回到房间后,王振文起身,翻出一瓶爸爸给的药。这药是自从他被绑架救出后,爸爸就吩咐他每日三餐后一定要吃的药。
     据说是因为磕了头,王振文其实对于被绑架时的那段记忆并不深刻,只记得好像每天都有人给自己注射药品。那大概是一种专门针对Alpha的迷药吧,不然为何会使一个处于青春期的拥有强大免疫的Alpha整日都昏昏沉沉。被救出后,他苏醒时,抬眼便看见了含着泪水,双眼通红的振武和泪流满面的父母。其实说实话,在当时,王振文对绑架并没有太大的感受,在不明白自己对振武真正的感情时,对于绑架这件事,王振文甚至可以说是欣喜的。因为哥哥终于再次完全属于自己了。哥哥改了名字,留了级,退了排球队,每天和自己一起上学,然后放学回家,形影不离,无微不至。哥哥甚至搬到自己房间,每日与自己相拥而眠,那种享受着被自己最亲爱的哥哥视若珍宝的日子,真是王振文最开心的时光了。直到在国三毕业的那个夜晚,那个他捧着振武的脸,与振武缠绵拥吻的梦境里,王振文终于明白了自己对振武的感情,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讨厌分散哥哥陪伴自己时间的排球,明白了为什么会讨厌一切接近哥哥的女生。原来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自己,爱上了关心宠爱的哥哥。
      明白自己情感的王振文是痛苦的,先不说他们的身份是兄弟,光他们都是两个Alpha,就足够将这段感情判为死刑了。发情期时AO的生理特性使他和振武两个Alpha注定只能成为竞争者。这种令人绝望的生理构造,使王振文这位Alpha一度十分羡慕平庸的Bate和需要人保护的Omega.
        王振文拿出药,到了两粒出来,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苦味瞬间蔓延进整个口腔,好像连心里都泛起了一丝丝苦涩。有段时间没吃药了,自从发现振武每在自己吃药的时候,总是满眼的内疚和难过,他便再也不当着振武的面吃药了,自然的,药也就吃的少了。
       吃了药后,王振文的梦境也并没有平静多少。他仿佛回到了国中毕业的那个夜晚,他与振武热烈地拥吻着,振武扯开他的睡衣,在他的脖颈处嗅闻着,亲吻着他的腺体,然后狠狠咬下。王振文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Omega,在被最爱的哥哥咬下腺体后,浑身都炽热起来,情潮翻滚,布满全身。
       “扣扣扣…… " "振文,起床了”门外妈妈的声音传了进来,拯救了梦中的王振文。
     “知道了知道了”王振文懊恼地看着内裤上的一摊印迹,挠了挠头,跑进了浴室。
      早餐过后,王振文和王振武一前一后走在上学的路上,王振文摸着自己仍旧微红的脸,暗骂自己没出息。
     “靠北,不就是做个春梦吗”
     “振文”王振武上前几步,追上振文,伸手摸了摸振文的脸说:“你的脸很烫,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陪你去看医生好不好?”
     一丝凉意从脸颊传来,好像抚平了王振文身体的燥热,却使他的内心更加躁动。这时,王振武的信息素居然若隐若现地释放出来,一股淡淡的清酒味,侵入王振文的感官。同位Alpha的王振文本该出现排斥,却在此刻被振武的信息素吸引,忍不住想要更多,忍不住想要更亲近振武。
      王振文撇开头,努力忽视内心的躁动:“没事啦,要迟到了。”说完便推开振武进了学校。
      “怎么会……”被留在原地的振武愣了愣,拥有顶级Alpha嗅觉的自己居然从同为Alpha的弟弟身上闻到了Omega的信息素。还不等王振武细想,却发现弟弟早已走远,王振武忽略内心的异样,大步向学校走去。
    或许是因为担心振文生病,又或许是今天早上隐约闻到振文信息素的原因。一整天,王振武都密切地关注着振文的一举一动。 坐在前桌的振文自然也有感觉,王振武炽热的眼神好像是要把振文看穿,连一向神经大条的夏宇豪都感到了不对劲。
       “喂,你今天怎么了,你怎么一直怪怪地盯着你弟?”下课后三人一起去排球馆集训,走在中间的夏宇豪好奇地发问。说实话,虽然平时王振武也每时每刻地都在看着王振文,但眼神从来都是温柔且宠溺的,从不像今天,热切直白,充满了占有欲以及……作为恋爱经验为零夏宇豪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种眼神,只好偏头去问王振武。

     王振武抿着嘴,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今天,看着振文,他总觉得好像会失去这个自己也不知道怀有着怎样一种感情的,挚爱的弟弟,所以才会忍不住地着急,不断地想要确认振文是否在自己身边。
     “谁知他今天吃错什么……”话音还未落完,王振文突然晕倒在地。
     “振文”王振武一个箭步越过夏宇豪,把即将瘫软倒地的王振文抱了起来。随机立即奔向校医室。
      “宇豪,你帮我们给中中老师请假,说今天我们不去训练了。”王振武下意识地阻止了想要一起跟去校医室的夏宇豪,莫名的,王振武不想让别人和他一起照顾振文,即使这是他们两人的最好的朋友。
       “嗯,行,那有事记得叫我啊”单纯如夏宇豪并没有想太多,点点头应下。
      王振武以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跑进校医室:“医生,我弟弟他突然晕倒了。”
     “嗯,行。你先把他放在床上,出去等一会儿”校医立即站起来,拿着听诊器走向晕倒的王振文。
    
    
  

评论(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