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方TAO

腐。立志写有车的脆皮鸭文学。

药石无医(下)


       王振武抿着嘴,不太情愿的坐在校医室门口的长凳上等候,忍不住望着安静躺在病床上的振文。
       王振武其实早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反常,不过不是今天,早在振文被绑架的那一天,他便明白,他的弟弟,他的振文,是他一生都不愿失去的珍宝。别人都说他是一个绝世好哥哥,都以为他是因为内疚而心甘情愿放弃一切保护弟弟,给予他无微不至的照顾,无限的陪伴与疼爱。但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对振文的喜欢,早就不是哥哥对弟弟的喜欢,而所谓的绑架后的陪伴,也只是他自私地想要霸占弟弟的借口。而如今,振文终于感受到厌烦了吗?
       “你好,请问你是病人的哥哥吗?”校医走出来,打断了振武的深思。
       “嗯,是,我是,请问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晕倒?”王振武站起来,焦急地询问着。
       “嗯……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请你把你们父母的电话给我,还是通知一下你们的父母比较好。你弟弟刚刚分化成了Omega。情绪可能不太稳定。这会儿他快醒了,你是他哥哥,你暂时陪一下他,我给他打了抑制剂,应该不会有问题了。”说完,校医走了,并体贴地把窗帘拉上,把空间留给他们兄弟二人。
          “振文……”王振武踏进校医室,走到病床前,温柔又深情地抚摸着王振文好看的有些过分的脸。
           “振文,无论你是谁,是Alpha,Bate还是Omega,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好不好?我喜欢你,不是哥哥对弟弟的喜欢……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王振武深情地望着熟睡的振文,眼底有说不出的悲痛。
          “好。”原本安静躺在床上的王振文突然翻身,背对着振武,轻轻的说出自己的回答。
      “振文,你醒了?!!”
      “早就醒了。”王振文翻过身,面对着振武,轻轻地嘟嚷着。其实在校医走出校医室与振武开始谈话的那一刻,王振文已经醒了。只是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王振文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振武,干脆装睡,却无意间听到了振武对自己的告白。天知道那一刻自己的心跳的有多快,所以在听到振武的告白后,王振文再也忍不住了。
       “所以,你听到了我刚刚说的……”
       “怎么,你想反悔吗?”即使身体有一点发热,王振文也立即坐起身,微红着脸,一副你敢反悔就咬死你的表情。
     “没,没,我只是觉得,太好了!”罕有的,王振武一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露出了傻子一般的笑容,整齐的牙齿昭示着内心的狂喜。
     王振武走上前,紧紧地抱着振文,不断地亲吻着振文的头发。
     “真是,傻死了”王振文也伸出手,像以前一样,揽着振武的腰,将头乖巧的放在振武的胸前。
      王振文,王振武的父母走进校医室,看到的就是兄弟俩坐在床边相互依偎的画面。
     妈妈看着兄弟俩,眼里闪过一丝了然和无奈。
     “阿文,你身体怎么样了?”爸爸走上前,心疼地看着王振文。
     “当年你被那个地下组织绑架,被当做实验室,注射了转换剂,那种转换剂可以将AO信息素互转,是爸爸没有保护好你啊。”
     “阿文”妈妈走上前,安抚性的握住爸爸的手,“后面我们一直打听转换回去的方法,但那批转换剂因违法而被全部销毁,我们只能一直让你吃抑制转换剂的药。所以,振文,如果你不想变为Omega,就一定不能停药。”
      “这样吗……”
      “阿文,只要你想清楚,妈妈和爸爸支持你所有的决定,回家吧。”妈妈说完,便拉着爸爸走出了校医室。
     “振文,我……”
     “我不想吃药了。”王振文抬起头,眼神温柔而坚定。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啦,你愿意做我的Alpha,做我一辈子的药吗?”
       王振文的脸突然涨的通红,但还是一字一句地把这句话近乎于求婚的话说出来。
      “我愿意。”
       王振武俯下身,用自己微凉的体温,印在王振文炽热的嘴唇上,气息交缠,唇齿相依。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end—————————
作者有话说:依旧是小学生文笔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谢谢大家的喜欢,鞠躬。😁😁😁
          我也很喜欢ABO,但苦于文笔差加不会开车(눈_눈)😭😭😭
          感觉自己甜不过蒸煮,但还是特别想写宇霖怎么办(⊙o⊙)!😆😆😆
          可能会写个小番外,还是欢脱文比较适合我ԅ(¯ㅂ¯ԅ)🤔🤔🤔
          谢谢观看哟😊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