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方TAO

腐。立志写有车的脆皮鸭文学。

平行世界

作者有话说:真人向,ooc,请勿上升真人
一如既往的渣文笔,哈哈哈
久等啦(懒癌晚期……)
谢谢大家观看(鞠躬)
——————————ooc分界线————————————
Part.8
      今日台北清晨的阳光,是温暖和煦的,撒在人身上,有一种温馨的舒适,自然地,也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多睡一会儿。
     于是乎,早晨的8:00am,台北市某栋别墅里相拥而眠的两人才一阵被有力的敲门声叫醒。
     “柏宇,起来了吗,宓导打电话来说找你……有事。”门外传来施妈妈的敲门声,却明显比往日多了些不自然。
     “这里是……”杨孟霖将手臂附在额头上,翻个身,搭在身上的空调被这一系列的动作稍稍扯开,露出白哲的身体,还有带着些斑斑点点的红色印记以及轻重不一的咬痕。
    作为一名老年人,杨孟霖有些头疼,这阵痛,是每次晚睡后带来的神志不清。
    昨天到了文武世界,和志宏高中聚会,接着施柏宇表白,晚上回到家,然后……
    凌乱而激情的画面一下子全部涌进了杨孟霖的脑子里。两人从玄关处一路拥吻到了房间,衣服被扔得到处都是,但显然这两套衣服的主人都无暇顾及,这股情潮来得又凶又猛,足以将任何人吞噬,更何况,是深处风暴中心,刚刚互 诉衷肠的有情人呢。
    “孟霖……”施柏宇明显更不清醒,这是宿醉的后遗症,或许,还带着些,酒后纵欲的慵懒。
    可身体永远是最诚实的叛徒,虽然头脑仍然一团浆糊,但狮子座的占有欲却依旧不容小觑。施柏宇伸手一揽,充满着肌肉与荷尔蒙的手臂就将准备起身的新晋男友重新抱进怀里。
     “施柏宇,快起来,你妈叫你。”带着些羞恼,杨孟霖低声吼着施柏宇的名字。
     “我妈……”施柏宇用一只手按了按太阳穴,睁开眼,另一只手却还是不愿意放开怀里的恋人,“我们回来了?!”施柏宇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是自己的房间。
      “怎么办,你妈在外面,一会儿我怎么出去?”杨孟霖听着外面迟迟不肯离去的脚步声,有些心急和紧张。
      “没事。我妈知道你在我这儿。”看出杨孟霖的紧张,施柏宇出声宽慰道。
      “什么?!施伯母怎么会知道我在你这里?”
     “就上次王振文穿来我家,我妈就看见他了,我妈就以为我和他有什么。但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对他做,看都没看他一眼。”施柏宇一脸郑重地对着杨孟霖,一只手还配合似的作出发誓的手势。
     “切,白目啦,请问你这个了”杨孟霖噗嗤一笑,紧张的情绪缓和了不少。
      “快起来啦,我妈叫我们了。”施柏宇伸手摸了摸孟霖散乱蓬松的头发,然后温柔地看着因着这样的发型,而更显少年感的年上爱人。
      “真的要,现在见你妈妈?”刚确定关系就要去见家长,杨孟霖明显有些迟疑。
      施柏宇听出了杨孟霖心里的犹豫,一个翻身将孟霖压在身下:“不然呢,你现在可在我家。难道你要睡了就跑,不打算对我负责?!”动作倒是强硬,语气却是软软地在撒娇。
      “好了好好了,快起来啦。”作为一个大男人,杨孟霖表示实在抵抗不了自己年下小恋人这样可爱的样子。
       作为热恋中的年轻人,施柏宇看见恋人松口,自然也是无比配合地起床了。
      一番折腾,两人终于还是从房间里出来了。
     楼下的施妈妈早就优雅地坐在餐桌前,看到两人下楼,开始了非常自然且得体的问候:“早上好,孟霖,休息的怎么样?”
    有些窘迫的杨孟霖被问候的猝不及防: “伯母早上好,哦,还不错。”
    “那就好。今天宓导找你们有事,说是中午叫你们去xxx饭店聚一聚,结果打你们电话都关机,就打给我了。”施妈妈慈祥又和蔼地看着杨孟霖,并没有打算施舍给自家儿子一个眼神。
      “好的。”杨孟霖点点头,在施妈妈的注视下有些紧张。
      “饿了吧,孟霖,快来吃早饭吧。”施妈妈微笑着。
      这一瞬间,施柏宇觉得自己,非常的多余。
      “对了,柏宇。”喝着早茶的施妈妈抬头望向自己的正牌儿子。
      “怎么了,妈”终于被亲爱的妈妈点明的的施柏宇莫名有些期待。
      “孟霖不是晕车吗,等会儿开我的车,这样孟霖应该能好受一点。”
      “哦。🙃”或许,孟霖才是亲生的?
————————————————TBC———————————
#又是记流水账的一天#短小#大家应该知道宓导找他们干嘛吧#需要蒸煮的糖#辛苦小哥哥小姐姐的催更#懒癌晚期#一直走不动剧情#还要多久才完结#好着急#没有修#
     
    

    
       

评论(18)

热度(74)